王稼祥乐安负伤记 - 抚州史料 - 抚州市档案网
欢迎访问抚州档案局网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珍档荟萃 > 抚州史料 >  

王稼祥乐安负伤记

字体:【 】  编辑日期:2018-11-06 15:31:00  来源:本网站  

1933年4月28日上午,为了庆祝中央红军取得第四次反“围剿”的重大胜利,进一步鼓舞部队的战斗情绪,总政治部在乐安谷岗的一座古庙--袁氏祠堂召开全军工作会议。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政委和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等红军领导人参加了会议。

大约9点多钟,突然飞来2架敌机,对作为会场的祠堂滥施轰炸。王稼祥刚跨出庙门,一颗炸弹在不远处爆炸,年仅27岁的红军总政治部主任倒在了血泊之中。周恩来心情沉重地望着昏迷不醒的王稼祥,指示军委卫生部部长贺诚要想尽一切办法进行抢救,并派警卫班随贺诚带领的医务组,紧急护送到瑞金医治。从谷岗到瑞金,山高路远,道路崎岖,护送人员昼夜兼程。一路上,王稼祥始终昏迷不醒。

到了瑞金,王稼祥微微睁开眼,第一句话就是问恩来等同志是否负伤。医生会诊发现,王稼祥的结肠被弹片穿孔污染,有发生弥漫性腹膜炎的危险。按常规负伤后必须在6小时内手术,但因路途遥远,数日颠簸,耽误了医治的时间,加之当时苏区医疗条件太差,医生只有采用保守疗法,切开伤口引流。由于病根未除,王稼祥的伤部一直流脓,留下了终身痛苦的后遗症。

长征前夕,王稼祥的伤势突然恶化,体温升高到40度,急性腹膜炎发作,病情垂危。急救的唯一办法是打开腹腔放脓,可是要做这样大的手术,又没有麻醉剂、羊肠线和消炎药,医生担心他难以坚持。王稼祥目光坚定,鼓励医生大胆进行手术,没有麻醉剂,医生只好给他吃镇静药,打强心针。他在手术台上一声不吭地咬着牙,强忍着剧烈的疼痛,几次昏迷过去。

长征途中,王稼祥的伤口经常流脓血,医生不得不用橡皮管塞进伤口,在橡皮管外面缠上纱布、棉花,使脓液排出体外,以减少发炎的机会。就这样,王稼祥带着流脓的伤口,爬雪山、过草地,多次战胜死神的威胁,胜利到达陕北。刚刚从上海来到陕北根据地的美国医生马海德,得知王稼祥是拖着重伤的身体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时,惊叹不已地说:这么重的伤,居然能坚持过来,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令人难以想象的岂止马海德。1937年党中央送王稼祥赴苏联治疗,当苏联大夫打开他的腹腔,发现里面已化脓,且有掉进去的纱布、橡皮管等污物,怎么也不能相信他居然活了4年多时间,而且经过了万里长征。

王稼祥是躺在担架上抬过长征的,毛泽东因患疟疾,开始一段时间也是被担架抬着走的。两人同行,在宿营地休息时,毛泽东利用这机会,与王稼样一起分析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原因及其教训,探讨如何纠正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扭转长征初期因李德、博古错误指挥而造成的被动局面。在遵义会议上,王稼祥坚定地站在毛泽东一边,支持并拥护会议确立的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成为从左倾圈子内跳出来的第一人。毛泽东后来常对人说:“王稼祥是最早就支持我的,遵义会议上没有他不行,他投了关键的一票。”

  

乐安县档案局 根据馆藏苏区乐安文史资料整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