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档案里的上海知青三姐妹 - 兰台故事 - 抚州市档案网
欢迎访问抚州档案局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兰台天地 > 兰台故事 >  

照片档案里的上海知青三姐妹

字体:【 】  编辑日期:2018-10-31 10:22:00  来源:本网站  

initpintu_副本.jpg

这组照片拍摄于一九七三年,距今已有40余年,现收藏于抚州市档案馆。照片中的三姐妹系一母所生,是上海知青。一九七一年三姐妹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来到临川大岗公社坪上大队插队落户。

四月八日,坪上大队支部书记接到公社革委会的通知,叫他到革委会去接受任务,书记领受任务回来以后,便急急忙忙来村东头李大娘家。李大娘是一位军烈属,一九五二年丈夫入朝参战,牺牲在异国他乡,自丈夫牺牲后,众亲好友都劝其改嫁,但李大娘无法忘记对丈夫的思恋,因此一直独身一人,坚守这个家。

书记敲开大娘的门,大娘见书记上门急忙倒水让座,支书对大娘说,您别忙,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公社革委会安排上海知青三姐妹到我村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思考再三,想把三姐妹安排在您家,一来您是一个极富爱心的人,二来您家的房子也比较宽敞,不知您是否同意?李大娘毫不犹豫满口答应,李大娘说:“三姐妹到我村插队落户是我村的光荣,住在我家是我的光荣。”第二天,李大娘和支书推着大队唯一的一部大板车,来到离村约三十公里远的集镇上迎接三姐妹。返回的路上,李大娘与三姐妹有说有笑,就像久未谋面的母女。

回到家中,李大娘忙前忙后,整理房间,洗菜做饭,三姐妹也一齐动手在旁帮助大娘,

白天,大家带着三姐妹出工干农活,手把手教他们,三姐妹初来乍到,对农村的一切事情都感到新鲜好奇,三妹趁大娘没注意,跑到麦田里错把麦苗当韭菜割了一大把兴匆匆跑到大娘身边炫耀自己的成果,弄得大娘啼笑皆非。

农村的工作即辛苦又繁重,三姐妹初来时,正直农闲季节,倒也能适应,随着农忙季节的来临,农活日益繁重,尤其是双抢季节,既要忙收,又要忙种,大姐二姐虽感觉很苦很累但能勉强坚持,年仅15的小妹却受不了,收工回来就哭鼻子,身体日渐消瘦,大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了减轻三妹的劳动强度,大娘找到支书要求照顾三妹,于是便把三妹安排在村小学教书。

五月份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生产队分发的定额粮根本无法填饱成年人的肚子,繁重的体力劳动,艰苦的生活环境,使来自大城市的大姐、二姐也感到吃不消,每天收工回来都疲惫不堪,往日嘻嘻哈哈的笑声不见了,大娘心痛难忍,却也无法。夜深了,大娘坐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睡,心想怎样才能改善三姐妹的生活呢?

三姐妹来自上海大都市,怎么能适应农村又苦又累的生活?大娘心想:农活上我无法减轻三姐妹的负担,但生活上还是可以想想办法的。于是大娘起早摸黑,早晨上山采菇,天黑下河摸鱼,想方设法丰富餐桌,改善三姐妹的生活。有一天夜里,雷声震天,大雨倾盆,凭经验,大娘知道此时是捕鱼的最佳时机,因为鱼儿喜欢在水流喘急的地方玩游,于是便拿起鱼网,提着马灯朝流水喘急的河边走去。不一会儿,大娘在一条通向河边的水沟里捕到一条近两斤重的鲤鱼,还有一些小雨小虾,大娘越干越有劲,左手被水沟里的碎玻璃割烂竟浑然不知。

雨渐渐停了,水沟里流向河里的水恢复了平静,大娘便收拾渔具高高兴兴回家,三姐妹见大娘提着一条大鱼,全身被雨淋湿,右手还在流血,心里又高兴又心酸。三姐妹一齐动手在大娘的指导下,煮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三姐妹含着幸福眼泪享受这令人难忘的晚餐。

这一夜三姐妹久久难眠,回顾这几年,大娘就像亲生母亲一样,用慈母的胸怀呵护着她们,病了大娘抓药送水,日夜守护在身边。有一次三妹高烧不退,经乡村医生诊断,俗称麻疹,大娘心急如焚,于是便不顾疲劳连夜赶到离村30华里的集镇上抓药。三姐妹想起这些往事,便抱在一起痛哭。

日月如梭,三姐妹在李大娘的细心呵护下,不知不觉在农村生活了8个年头。

1979年,对于三姐妹来说,可说是喜事连连,先是三妹顺利考取大学,接着二姐也接到了来自上海顶退母亲回城的通知,次年大姐也顶退父亲回城。三姐妹回城对李大娘来说,就像割肉一样疼,既为三姐妹的陆续回城而高兴,可心里又有一种说不清的痛楚,尤其是大姐回城的那天,大娘清早起床先是把大姐的行李整理好,然后便来到厨房煮鸡蛋,一边烧火,一边流泪,一种无名的辛酸令她无法忍受,离别的那一刻,大姐与大娘抱头痛哭,大姐几次上车又几次下车,拉住大娘手说,妈妈我们三姐妹一定会回来看您。

三姐妹回城后,由于忙于各自的事业,回临川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直到2017年,三妹继大姐二姐之后,也离开工作岗位退休在家,一天,三妹提议回江西看望李大娘,得到大姐和二姐的积极响应。2018年正月初八,姐妹三终于踏上上海开往南昌的火车来到阔别三十年既陌生又熟悉的第二故乡--临川区大岗乡坪上村,李大娘得知三姐妹要来的消息后,兴奋得彻夜难眠,清早天未亮便起床忙里忙外做好一切准备后迎接三姐妹的到来。上午十一点钟李大娘站在村口的高坡上,望眼欲穿,下午二点半,一辆班车停在离村口不远的公路上,三姐妹从车上下来,大娘一眼就认出三姐妹。母女相逢,内心百感交集。

三妹提着行李,大姐、二姐一左一右牵扶着大娘回到她们居住八年之久的家,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夜晚,三姐妹围坐在大娘身边嘘寒问暖,回忆当年大娘对她们无微不至的关怀,感激之情再次涌上心头,这一夜他们聊得很晚,回想插队时的点点滴滴,使她们无法安睡。

                            

 

根据当事人口述整理

抚州市档案局 冯绍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