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化在市区的临川文化 - 抚州概括 - 抚州市档案网
欢迎访问抚州档案局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汤翁故里 > 抚州概括 >  

融化在市区的临川文化

字体:【 】  编辑日期:2011-07-15 08:56:37  来源:本站原创  
临川文化集道教、佛教和儒文化为一体,曾有的“九贯十三庙”和不断涌现的“临川才子”便是明证。文昌里、洗墨池、二仙桥、抚州会馆……历经沧桑,它们有的已破败凋敝,甚至已成遗址,但拾掇起这些文明的碎片,更能让人感觉到临川文化的吉光片羽。
洗 墨 池
  洗墨池位于文昌桥头,最近被客商重修,现已经竣工。据史载,王羲之(公元303—379年或321—379年,东晋书法家)任临川内史时,因见此处地势高,临近抚河,视野开阔,纵览风景,便在此地建房宅,名曰“新城”(范围包括现抚州文昌供电公司、大公路、桥头公园等处)。
  “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滕王阁序》中的名句“光照临川之笔”,出典缘此。至宋代,墨池之地为当时州学学舍,教授王君盛写“晋右军洗墨池”6字,刻字彰显墨池,又告之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为墨池写一篇“记”。庆历八年九月十二日,曾巩挥毫书写《墨池记》,后刻写于此。《墨池记》全文285字,介绍了墨池来历,颂扬了王羲之苦练书法的精神,“盖亦以精力自致者,非天成也。”
  重修的王右军洗墨池,小巧玲珑,布局缜密,茂林修竹与古代建筑交相辉映。池固盛名,“记”又增辉,堪称双绝,成为我市又一处融人文景观与自然风光为一体的名胜古迹。洗墨池掩映在树龄达40年之久的两棵挺拔的枫杨树下,呈长方形,中间架有一座石桥。石桥桥头刻有对联:虎踞龙蟠绵世泽,鹏搏凤起壮人文。桥面石柱刻有8字“山环水绕,秀毓灵钟”。洗墨池右侧即是曾巩千古名作《墨池记》碑文,碑基为巨形龟石,系明代中期石刻。 
文 昌 桥
  文昌桥沟通抚河两岸,是抚州文化昌盛的象征。桥现长240多米,高约13米,11座桥墩昂首挺立,12座水门豁若天开。文昌桥始建于南宋乾道初年(1165年),初为浮桥,南宋嘉泰年间始建石梁桥,明嘉靖年间改建为石拱桥,均已荡然无存。现在的桥体为清嘉庆8年至18年(1803—1813年)重建而成,并修有专志——《抚郡文昌桥志》,开创了我国编写桥梁建筑专著的先河,曾被清代各地作为建桥蓝本。文昌桥初名通济桥,宋宝庆2年(1226年),以抚郡地应文昌星,桥东联文昌堰,西属文昌堂,故亦名“文昌桥”。
  1933年文昌桥改名为“行易桥”,1949年抚州解放后易名为“解放桥”,1983年政府复其名为“文昌桥”。
  文昌桥有许多美好的传说。据说明朝万历年间,抚州府临川县城里有“陈、罗、章、艾”四大才子。某年,有一知府到抚州上任,欲过文昌桥进城,只见四个汉子袒胸露腹横卧桥上挡道,身旁放有一只陈旧的箩,装着几株艾叶。知府知道是“陈、罗、章、艾”四位才子出对子考他,随即吩咐衙役叫才子们报出上联来。四个才子一听要上联,立刻随口吟道:“上文章下文章,文章桥上晒文章。”原来这“上文章”是指他们自己有满腹文章,而“下文章”则是借用抚州方言“文昌”与“文章”谐音的特点,暗指他们身下躺着的文昌桥。四才子坦腹仰面朝天,阳光晒着他们的肚皮,正好形成“文章桥上晒文章”的绝妙构意。知府一听是这么一个绝对,憋得目瞪口`呆怎么也无法对出下联,于是吩咐衙役打轿原路退回。黄昏时候,来到一个渡口,见有一个石碑,上面刻着“黄昏渡”三个篆体大字。知府询问摆渡人,摆渡人指着对岸前后两个村子说:“前村名前黄昏,后村名后黄昏,故而此渡名‘黄昏渡’。”知府一听这话,猛然受到启发,终于想好一句下联,立即传令打轿进城。谁知轿子回到文昌桥,四位才子叫一书僮送来一个纸卷。知府拆开纸卷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前黄昏后黄昏,黄昏渡前度黄昏。知府这时才知陈、罗、章、艾四个才子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梵罗山
  梵罗山巷与穆堂路相交。梵罗,梵文中梵摩的别译,佛教中认为的佛国“清净”、“寂静”之地。故此巷中旧时多殿刹庙宇。曾任临川内史的谢灵运,曾派人在此巷的翻经台翻译佛教经典《大涅槃经》数千卷,为佛教在赣东的滥觞功不可没。唐时翻经台改名宝应寺,明清时依然。至今,梵罗山巷东口接荆公路盐埠岭段的三眼井旁,仍残留着宝应寺的半截石匾。
兴 鲁 坊
  兴鲁坊巷现已改造成街道,经临川六中贯通赣东大道与荆公路。兴鲁坊巷的得名,在于巷内从前矗立着一座青石碑坊“兴鲁坊”——与曾巩有关。曾巩仕途蹇促,39岁才被恩师欧阳修举为进士。同时被拔擢的还有他的几个兄弟、妹夫,及苏东坡兄弟——他们后来都成为北宋后期政坛、文坛上的杰出人物。曾巩的另一个弟弟曾布,就曾是王安石变法的得力助手。
  曾布曾任徽宗朝宰相,因与王安石所指斥过“前叛后附、或出或入”的奸佞小人蔡京不合,遭蔡京排挤。在蔡京做宰相后,曾布被列为“奸党”之一,并勒碑羞辱之。曾巩兄弟皆南丰人,只因祖母长居抚州,便随待在抚州曾家园内。曾家园,即市委坡下宿舍处。曾家园背靠兴鲁书院,旧时有路可通。现临川六中便在原兴鲁书院内。书院为曾巩所创建。曾巩祖籍齐鲁山东,是曾子的后裔。齐鲁又是儒学开宗人物孔子的故里,自古学风极盛。曾巩将书院取名“兴鲁”,足见曾巩的良古用心。书院内除讲堂、学舍外,还建有感念恩师欧阳修的“梦欧亭”。 
五皇殿   具庆巷
  “五皇”所指,各地稍有差异,但都是传说中的远古帝王,实际上都是象征性的神话化了的人物,论不得真。五皇殿巷东西走向,东临十字街,西接具庆巷,巷中多石库门坊,石匾上有镌“范阳世家”的、有镌“秀起范阳”的——其建层时的主人先祖郡望当在河北范水之阳。唐天宝年间震动玄宗李唐王室根基的“安史之乱”,始作俑者便是以范阳三镇节度使身份起兵反唐的安禄山。具庆,旧时指父母俱长寿、健大之意。汤显祖64岁时,父母仍健在,一个85岁,一个84岁,称得上“具庆”了。具庆巷25号是座八字门坊的大宅院,虽后院经火毁而形制有异,但门坊上斑驳的石匾镌记忆刻着“峄山毓秀”四字依然清晰可辨。熟悉人文地理的人,一眼便能读懂此间的蕴意。此宅结构建时,主人的籍贯在山东,峄山在鲁南邹县,即今天的枣庄市范围内。
二仙桥
  二仙桥在临川四中附近,是单孔石拱桥。小桥看起来不起眼,但它的名字的来历却有着多种传说。
  一为连樊二仙说。明代无名氏所撰《二仙桥记》中说,二仙桥之二仙,一姓连,字可久,能诗,好着羽衣,遂为羽客,后得仙道去,为玉皇香案待中;一姓樊,字秀齐,亦汉人,隐壶山,服气炼形。《顺帝纪》云:因二人尝游于临川郡,浴于此水,故桥曰“二仙桥”。该《桥记》又云:相传临川城西北五里处,有连、樊二水,源出长冈,因连、樊二仙以剑刺石,石裂,泉水涌出,遂成连樊水。连樊水上架一桥,是为二仙桥。
  一为王、郭二仙说。曾任抚州刺史的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说,王、郭二仙为王方平、郭族两兄弟,一从父姓,一从县令姓。王、郭二君,祖籍汴州陈留,汉末避乱迁居临川县城西郊二仙桥一带,当时此地背临西津湖,湖两岸百姓出城进城都要乘船摆渡,既不方便,又不安全。王、郭二人有意修桥,便装扮和尚,外出化缘募捐,集得一笔款子,遂请来能工巧匠,自己亲自监造,造了七七四十九个月,一座木桥飞架湖南北。王、郭二人因建桥有功,遂为铁拐李、张果老超度成仙。人们为了纪念王、郭二仙,遂将木桥命名为“二仙桥”。持此说者甚多。
  一为书生平基说。相传建造二仙桥时,桥基下料数次,总不得平,众泥工束手无策。适有书生二人路过,见此情况。一书生说;“你们竭尽全力,也不能端正桥基。”说完一跃而下,手抱一石,冲倒原来桥基,然后叫同行者下桥搬石,两人你追我赶,不到一餐饭功夫,桥基平正。当时观者如堵,众泥工正想向书生道谢,谁知忽然一阵清风,两书生就不见了。众人认为两书生是神仙下凡,桥建成后,遂以“二仙”为名。还有汤、周二仙说。汤为晋人,时为靖州寿光令;周为洪州南昌令,具体传说不详。这些传说都给二仙桥涂上了一层神奇的色彩。
  二仙桥一带过去风光秀丽。明代大戏剧家汤显祖在《秋日西池望二仙桥》诗中说:“池上映秋光,登临爱夕阳。镜中蒲柳色,衣上芰荷香。听雨初留展,当风一据床。倚兰延客语,高菊以邻芳。紫翠连山瞑,晴阴隔水凉。坐着人世小,仙驭白云乡。”从这首诗来看,明代的二仙桥一带水面宽阔,十里风荷,三秋高菊,乱山徐吐日,积水远生烟,且有亭台楼阁,风景如画,令人产生无限情思。
金柅园
 金柅园坐落在抚州一中校园内,始建于隋朝,是历代抚州知府首选办公地和居家后花园。按“八卦”说,古人认为抚州汝水从东南来为“巽”,西北会于临水,则曰“乾”。金柅园位于抚州之西北,来于“巽”止于“乾”,皆有“金柅”之象,所以曰:金柅亭寓“会风气而发奇秀”之意。
  一年,晏殊带着儿子几道回到故乡临川省亲。晏几道和抚州知府的女儿小萍渐渐产生了感情。不久,晏殊假期满回京,晏几道和小萍便依依不舍地分手了。别后,两家虽有书信来往,但路途遥远,两情虽笃,鱼雁渐稀。然而,晏几道却无日不在思念小萍,不久就病倒了。这时,晏殊方明白儿子的心病,便准允他回临川省亲。 
  晏几道高高兴兴回到抚州探望小萍。哪知世事沧桑,早就物是人非了。原来小萍的父亲在任职期间支持范仲淹新政,被反对变革的旧党诬陷,发配岭南充军。小萍的父亲秉性刚直,又气又怒,在路上不堪虐待,绝食而死。传闻小萍卖身葬父亲后,沦落为妓,不知身在何处…… 
  听了这消息,晏几道悲愤难忍,泪湿衣衫。晏几道来到金柅园,先登金柅亭,撮土为香,遥祭小萍的父亲,然后遍游园中,历历如在目前,万缕情丝凝成千古绝唱《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萍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玉隆万寿宫(抚州会馆)
  玉隆万寿宫位于市区文昌桥东,始建于宋代,是抚州人民为纪念东晋著名水利专家、道教大师许逊而建的。当年,宋徽宗亲自为玉隆万寿宫赐名。20世纪初,抚州社会各界进步人士常在此集会,进行反帝反封建宣传活动,此地又被称为抚州会馆。2002年和2004年,分两期对玉隆万寿宫进行保护性维修,一期工程于2002年11月竣工,二期工程于2005年4月竣工,两期共投入资金160万元。整修后的玉隆万寿宫雄伟壮观,基本恢复了原有的光彩。雕龙画凤,栩栩如生;层楼飞檐,庄重古朴。  
玉茗堂
  汤显祖曾在玉茗堂读书、会客、度曲、写戏,玉茗堂北侧的玉茗巷,缘于它紧靠玉茗堂。临川之有玉茗花,可上溯到北宋时期。道光版《临川县志》卷十二载:宋时,郡东院产白山茶一株,号“玉茗”。郡守崔仁冀作赋歌咏,黄庭坚、曾巩等和之。后太守家坤翁极赞玉茗,谓古树奇花天下只此一株,名在扬州琼花之上。 
文昌里
  文昌里在文昌桥东侧,是汤显祖的故居。文昌里原有汤氏公祠、汤显祖故居、砚池、东井、汤显祖墓等,占地约12000平方米。汤显祖始修墓在文昌里汤家山,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临川县代知县江召棠重修并题联:文章超海内,品节冠临川。后因年久失修,遂成荒塚。解放后被修葺一新,十年动乱中,被严重损毁。 
常平仓
  临川区第一医院南面有一巷从西向东直插上河沿路的码头——它便是常平仓巷。这是临川城区乃至抚州最古老、最具标本意味的文化遗存之一了。常平仓是封建时代专设机构名称,汉以后历代官府为调节粮价、备荒赈恤而设置的官仓。宋时王安石推行新法,其中青苗法便是利用常平仓的积谷作为贷本,使青黄不接时的农户有告贷处,免受制于囤积居奇的不法粮商盘制。此地西依盐埠岭,东临清风门河运码头,地势高,坡度陡,阳光充足,且又便利于排水,是理想的仓储之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