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中的抚州采茶戏 - 民俗文化 - 抚州市档案网
欢迎访问抚州档案局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汤翁故里 > 民俗文化 >  

档案中的抚州采茶戏

字体:【 】  编辑日期:2017-08-16 10:00:00  来源:本网站  

抚州采茶戏,解放前俗称,"三脚班""半班",是在赣东抚河流域广大农村土长土生,深受群众欢迎的地方剧种,在清朝康熙二十年(1681)间所修的《临川县志》中,即有“吴讴越吹,以地僻罕到,土伶皆农隙学之。群揖语言拙纳可笑”等记载。“吴讴越吹”,指的是当时流行的大剧种,如昆山腔等。“土伶”者,地方戏曲艺也,这种“农隙学之”(即农忙种田、农闲唱戏)的土伶,正是“三脚班”艺人的特点。据档案记载,抚州“三角班”的开台总是唱“单台”,开始就有一段“拜揖语言”,诸如:“关关睢鸠妹来出台,小妹子初到你个贵府来,走上前来我深深拜,郎啊我情哥,四方君子站拢来”等。由于用当地民歌小曲演唱,对于习惯听“吴讴越吹”的士大夫阶级来说,自然是“拙纳可笑”,但由此可知,抚州采茶戏的形成,距今当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

当地人民的生活和丰富的民间歌舞小曲,是“三角班”形成的基础。过去,抚州农村中每逢新春或秋熟时节迎神赛会之风颇盛。其时,有龙灯、竹马灯、板凳龙、儿郎架、莲湘花鼓采花灯、采莲船等许多表演活动。其中又穿插有不少民歌小曲的演唱。翻开临川、崇仁、宜黄等清代所撰的县志,不乏“弦歌洋洋,达乎四境”,“老雅于光天化日中舞歌颂,沨沨洋洋”等记载。明代隆庆三年(1569年),宜黄知县还曾有“境内歌舞揳揄盛丽之习,一切禁止”之举。这些都足见历史上当地民间歌舞小曲演唱之盛。而临川、崇仁、宜黄、乐安四县交界的多山地带,历史上更曾为四方民间艺人萃集之地。“三角班”的一些初期剧目,是《三伢仔放牛》、《种麦》、《捡春菇》、《卖西瓜》等等,又多反映了这一带的生活习俗。因此,这一带可视为“三角班”的发源地。

“三角班”的剧目,多为反映劳动人民的生活和爱情的小戏,而且最初常常是穿插在春节灯彩中间演唱,起先,只有一丑一旦(又叫对子戏),有的剧目是一丑两旦,后来又加入了小生,由此而具备了生、旦、丑三种角色行当,有了“三角班”之称。它脱离灯彩而独立演出之初,因只有锣鼓伴奏,也称之为“锣鼓班”。另外,还有一种只坐而不上台表演的形式,则称之为“板凳戏”或“唱清音”

“三角班”一产生,便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到清乾隆年间,即得到广泛的流传,其时,有一支向西南传入吉安地区的永丰。一支向东南传入南城、南丰诸县。一支向东北传入东乡、进贤等地,加上“板凳戏”艺人的活动,足迹则更远及福建和浙江两省的邻近地区。“三角班”的广为流传,却引起了封建统治阶级的恐慌。乾隆十九年(1757年)间,竞有人将“抚州风俗之败”归罪于此,提出“抚州淫祀独多,每届秋熟,则载木偶泥像,敲锣吹角。旗帜台阁,备极工巧,游行城廓,拥道塞途,以为戏乐”“夜使优伶演剧,萧歌达旦,……嫚神侮圣,教淫海盗,莫斯二者之为甚,是宜首禁”据县志记载,在乾隆、嘉庆、道光、同治年间,地方太宗、县令,屡有严厉的查禁措施,致使“三角班”长期得不到发展。

清末,随着清政权的摇摇欲坠,加之抚州地区的宜黄戏和抚河大班已浙趋衰落,“三角班”才又趁机得到一个较快的发展机会。剧目、角色、人员逐渐增多,并加入了二胡、笛子、唢呐等伴奏乐器,朝着“半班”过渡。

一九三四年,崇仁航埠“三角班”艺人张佐民,邀集抚州城郊和临川上顿渡、连城一带的艺人,成立了抚州第一个“半班”;取名“佐民堂”戏班,同年并进入抚州市,在城内设戏院唱戏,这标志着抚州采花戏已由“三角班”发展到了“半班”阶段,“半班”是区别于大班(如京戏、宜黄戏)而言,但它和“三角班”不同,角色行当更齐全,有一些服饰行头、伴奏场面较多,剧目以民间传说故事题材为主,还有一些袍带戏,又向大剧种学习了不少表演程式,还较多运用了韵白等等。一九四六年以后,江西丰城、高安的“丝弦班”艺人,经由李家渡、唱凯南下和本地艺人汇合,同时,当地一些唱傀儡戏或其他剧种的艺人,也开始习演地方戏,这些艺人的汇合和各种声腔的互相渗合、融化,进一步丰富了本地“半班”的剧目、表演和音乐,使之更受群众欢迎,可是,由于反动统治阶级摧残迫害,到解放前夕,艺人大都流离失所,剧种濒于湮灭。

解放后,抚州专署于一九五一年召集流散在各地的艺人,举办了地方艺人训练班,于同年十月一日,创建了抚州地方剧团(一九五三年改名为抚州采茶剧团)。其后,各县专业采茶剧团相继成立,群众性业余编演地方戏的活动也得到持续的开展。从此,这一在抚州地区长期流传的民间小戏,终于获得了新生。

抚州采茶戏产生于封建时代,其剧本,表演和音乐都必然会含有一些封建性的糟粕,如传统剧目中存在的一些迷信、色情等成份,但它毕竟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又长期在农村中生长,故较多地保持了健康质朴的优点,它在内容方面体现了人民性,大多传统剧目都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劳动人民的爱憎和愿望,不少剧目还直接描写了人民的生活的感情,在艺术风格方面,也形成了本身鲜明的特点,例如,在剧本上,唱词和对白大量运用了民间俗语,歇后语和口头语言,生动活泼、诙谐风趣、形象鲜明,有浓厚的地方生活气息。在表演上,小生的扇子功,小丑的矮子步、小旦的舞手巾等,都是从生活中概括出来的表演程式。许多表演动作,象摘茶采桑、撑船锄地、挑担推磨、赶牛呼鸡、缝补浆洗、绣花纳鞋等,更是从劳动生活中直接提炼出来的舞蹈,十分细致逼真。在音乐方面更是丰富多彩,真挚动人。其唱腔与地方语言的音调结合得非常紧密,有浓郁的地方风味,由于长期在民间艺人中口头流传,故还具有说唱音乐那种结构简炼、节奏灵活、形象生动、变化多样等特点,能够表达多种复杂的感情,刻划不同的人物性格,并且好学易记,便于流传。

新中国成立以后,抚州各地采茶剧团除整理、改编、演出了富有本地特色的传统剧目外,又大量移植演出了外地的优秀传统剧目和现代剧目,更值得一提的是,现代戏的创作演出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例如上世纪五十年代创作演出的《红松林》,在全省戏曲会演中获奖,剧本还在全国《剧本》月刊等刊物发表。六十年代创作演出的《秧》曾参加华东和北京戏曲调演,上世纪著名艺术表演家易兰英主演的《王婆骂鸡》更是家喻户晓。上述剧目的演出,大大丰富了人民的文化生活,并强有力地促进了剧种的革新和发展,使抚州采茶戏得到空前繁荣,成为江西省具有一定影响的地方剧种,以它那浓郁的地方风味,在社会主义的文艺百花园中吐艳展芳。

 

抚州市档案局 冯绍样

    分享到: